文星书院
会员书架
首页 >女生耽美 >醉春 > 第 23 章

第 23 章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等邵代柔赶在李老七身后赶到堂屋,卫勋已经向熊氏辞别毕了。

熊氏慌了神,一会儿要倒茶一会儿要留饭,嘴里说着这样那样的话捱延着,一壁差了几拨人去找李老七决断。

李老七匆匆赶至,又是一番令人疲倦的寒暄,卫勋冷淡地应付着。

把李老七口水都说干了,眼见确实挽留不住,无可奈何。

好不容易等李老七和熊氏说得七七八八,邵代柔总算逮着一个空子,从门口迈进屋子里,开口问卫勋道:“将军识得我父亲母亲?”

卫勋闻声调头看她,先唤了声大嫂,才颔首应是,“旧年间两家有过交通,我年幼时还曾随父亲赴过几回邵公宴。既然今日到了青山县,没有不去拜见长辈的道理。”

听上去,当初应该也不如何熟悉,只是骨子里的礼数使然。

管他到底有没有渊源呢!邵代柔只知道机不可失,一咬牙道:“既然这样,哪里有让将军纡尊登门的道理?不如我先递个消息,使我大哥来接才妥当。”

出乎意料的大胆提议霎时惊呆了众人。

邵代柔暗暗瞄向卫勋,她的眼睛一定原原本本地透露出了她迫切的渴望和请求。

堂屋里连主子带下人统共十来二十个人,她别人不求,独独只求他,卫勋看她一眼,迎面陷进一瓯无力迫切的恳求中。

他认同道:“是我考虑欠佳,贸然登门倒是不妥当。只好劳烦大嫂辛苦跑一趟,先行知会家里,到合适时我再前去拜访。”

众人到这都听得恍然,这么一来,还有什么不明白的?邵代柔想回邵家。

至于卫勋嘛,偏向邵代柔是不争的事实,没得争,也没必要争。李老七心里冷笑,笑他们这些从天上下来的贵人,总是带着一股高高在上的怜悯看待弱小,自以为菩萨心肠,其实不过将人视若蝼蚁。

心里头正咂嘴讥讽,那头卫勋问他话了。

“自然,一切还是要看七爷的意思。”

既然如此,明着,可以卖卫勋一个面子;暗里,也讨好了一回邵代柔。何乐而不为呢?

李老七从善如流,假意摸着胡须思忖片刻,迟疑道:“姑娘嫁人了,理当是要回门的,只是当时我们大爷大奶奶的情况和别家都不同……”

沉思片刻,再作惋惜状摇头,李老七长叹一声,“过去的事,唉,如今也就不去提它了,今后都是相互依靠互作打算的一家人,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哪,谁还不为谁作想为谁疼?依我看,大奶奶是该回娘家一趟,多住几日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当作是回门了。”

熊氏一听,心里暗暗发急,借故把李老七拽到一边,哑着声急问:“就这么放她走啊?你就不怕她回了邵家,又像过去似的不肯再回来?”

李老七横她一眼,皱眉把袖子掸开。

今时不同往日了,邵家不让邵代柔来李家是因为想巴结李沧,如今李沧都死了,还费心费力跟李家对着干有什么意义?

心里恼火得很,嫌熊氏一如既往想得不够透彻。不过话说回来,既然熊氏提起了这一桩……

为了保险起见,李老七回去赔过笑脸,对卫勋请示道:“我们乡下小地方,不比京城条条大路都宽敞,七拐八绕的,我认得路,我带路,岂不是最便宜?有幸送过将军,还能顺道送大奶奶去邵家,如此也不必劳烦邵支使来回了,我先使下人跑一趟腿便是。”

说着,转身朝向邵代柔,眼睛却依旧讨好望向卫勋,“大奶奶只管在娘家待,过两日——不,过三日,我再亲自去接大奶奶回,可好?”

虽然牵涉了两个人,邵代柔自然是没什么决定权的,一干人全都等着卫勋拍板。

“既然七爷这么说……”卫勋缄默片刻,

邵代柔的目光灼灼注视着他,满满的期待快要从眼眶里溢出来。

“我客随主便就是。”

他道。

*

邵代柔坐马车,男人们打马在前,车框上钉的老旧竹帘被风吹得晃来晃去,击打出“啪啪”的声响,晃得人心焦。

憋坐了几刻,她总算是忍不住,在“哒哒”马蹄声中打起车帘一角。

一眼便找到了他的身影,他与李老七驾马而行,即便相距遥远看不清衣裳,邵代柔也能从更为笔挺的腰背辨认出谁是卫勋,看雪花密密地落在他的肩上,看他执缰扬鞭的姿态,马蹄踏过掀起如雾的雪痕,就如同缭绕在她心上的迷雾。

为多偷得一时半刻而欣喜,以及随之而来的更大怅惘。

许是感应到身后缠绵的凝视,卫勋在马上回过头。

茫茫大雪飘飘扬扬隔在中间,邵代柔并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。

然而由于极佳的目视力,卫勋可以清晰捕捉邵代柔脸上的每一丝情绪变化,可以看见目光中流露出的每一分好感,只因为他为她做过几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邵代柔或许对他产生了一种由感激而蔓延出的信赖。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