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星书院
会员书架
首页 >玄幻魔法 >仙陨万里 > 第5章 陆冲

第5章 陆冲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北俱芦洲的大宁王朝,疆域纵横近万里,共分为五道十三州,在籍两千余万户,为毫无争议的中原霸主,人间第一国。而位于王朝北边的北昭道,下辖三州,气候干冷,风沙粗厉,是标准的塞外风光。其中最南边的登州,有一小镇,东边有一片水曲柳林,南边有一口水泉,因此得名为柳泉镇。

水曲柳质地坚实,富有弹性,可做家具,车船,甚至兵器甲胄;而南边的水泉则是质地清澈,水性阴寒,故而镇上的木工和铁匠营生最是盛行。小镇最鼎盛的时期,甚至有州府里的豪门贵族来订做各式器具。

只是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终是有山穷水尽的一日。随着水曲柳和泉水的过度取用,小镇的日子盛极转衰,如今已是从两千余户的大镇衰减至五百余户。

随着小镇的衰落,诸多大户人家也陆续搬离,其中便有一户吕家,曾经是镇上的富户之一,家主吕俊柏十几年前便将全家迁至山清水秀,气候宜人的南方去了。唯独其父吕年昌故土情怀颇深,不愿搬离,和些许家仆以及最大的孙子吕彦青生活在这清冷的祖宅里。

这一日深夜,万里无云,月明星稀,一道长虹自东南方天际而来,直直坠入吕家院中。虹光消散,从中跌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,踉跄几步摔倒在地。

“老东西!”少年抬头急声高呼,却蓦然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个不知名的地界,入目皆是高屋大院,几点灯火从各处厢房内亮起。

“这是......人家院落里?我怎么会在这儿?老东西人呢?”少年疑窦丛生,却又听得院中人声渐起,左手轻抬背上剑鞘,右手抓住长剑剑柄,弯腰弓背,警惕地看向四周。

几息之后,便有几个男仆举着火把围了过来,火光摇曳间其中一人似乎看清了万里的相貌,疑惑地说道:“怎么是个少年?”

“莫不是个小蟊贼?”另一人回应道。

万里也不言语,仍旧按住剑柄,目光在几人身上来回挪动,防止有人突然发难。这是老东西教他的,当时二人露宿在外,碰上一群野狼,便是这样与之对峙直至狼群主动退去。

结果后来他才知道,野狼这东西,对于老东西来说,来几只都是一剑的事。老东西说这是为了培养他临危不乱的心性,已见识过他手段的万里则说,如此还不如把那几招戏法教了。

“陆护院怎么还没来?”其中又有一人发问。

“这种情况,他必然先行去主屋保护老爷和少爷了。”

“那我们怎么办,就这么围着?他手上像是还有兵刃呢。”

“方才我让老九去主屋通报了,如果主屋那边无事,便应该是在过来了。”

听着众男仆的私语,万里心中压力陡然增大:听起来他们并不只有这些人,似乎还有个护院?我还是尽早离开的较好......

“是什么人,深夜闯入我吕府宅中。”一个苍老却又洪亮的声音响起,万里闻之一惊,知道是正主来了,再顾不得计较许多,一声嗡鸣长剑出鞘,便向着其中一名男仆刺去。

那男仆原先听到主家已至,悬着的心便有些松懈,却不料那少年突然间拔剑发难。他原本就是一介乡野村夫出身,会些木工修补活计才被招入吕家做个佣人,哪里懂得什么与人对峙最忌分神的道理,登时便被寒光凛凛的长剑吓得呆若木鸡,动弹不得。

万里见状自知佯攻得手,剑势一收,侧身从那男仆身边如鱼游过,向着院墙角落奔去。三年来随着老东西走南闯北,又被强逼着学什么呼吸法,不知不觉间万里已从一个骨轻肌瘦,腿脚轻浮的小乞儿变为一个心思机敏,奔走灵动的少年了。而这套游鱼步,是老东西最早教于他的技法,契机是为了......偷菜跑得快。

“嚯,小小少年郎,竟还有些功夫。陆冲,你瞧着如何?”正步入院中的老者看到这一幕,笑着转头看向一侧身着短褐,体型健硕的中年男子。

那男子见状眉头一皱,右脚后踩,屈膝用力一蹬,砖石碎响中他竟是跃出十几丈,直接来到万里逃跑的必经之路上。

前一刻万里奔走时听得衣衫破空之声,抬头便看到那男子腾空跃来,知道他定不是之前那些男仆般好对付的,干脆提起手中长剑,以奔袭之势向那男子刺去。

男子也不慌乱,抬起右手瞧准时机便一掌甩出,竟恰好击在剑脊顶端。

当的一声,万里便感到虎口震麻,长剑直接脱手而去。

这男子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,只怕是有千斤之力!

只这一合,万里便已深知自己绝不是他对手,电光火石间身形向后一倒,直接从男子胯下滑了过去。

然后他双手一拍地面,借助这反弹之力重新站起,头也不回地奔向院墙。同时,他手腕一拧,那掉落在远处的长剑竟凭空飞起,再次刺向那男子。

“御剑!?五品!?”男子先是大惊,随即又陡生疑惑,只因这剑来势太慢,且毫无半点剑意。

思绪电转间,他突然察觉右腿处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