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星书院
会员书架
首页 >玄幻魔法 >仙陨万里 > 第7章 郑泰安

第7章 郑泰安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“万里青鉴:

若见此信,则老夫当已有所不测。切勿来救,能擒我者,绝非你力所能敌。

尚记得你曾有数问,问我姓名过往;问我二人是否算得师徒,或是祖孙;问我当初为何要将你收养在身边,却又带着你居无定所,颠沛流离。

事由悠久,且听老夫徐徐道来。

老夫姓郑,名泰安。不愿告诉你全名是因为老夫在世间也颇有些名气,恐你日后从他人处听闻老夫事迹便无法再静下心来。所以老夫隐姓埋名,只以懂些仙家戏法的落魄老道身份与你相处,如此也更方便于我带你凡尘游历。

至于你我二人相遇之事,看似偶然,实则早有安排。

我年少时便喜好耍刀弄枪,做些豪杰梦想。再加上曾经家底不薄,以及确有些天赋,四处求学武艺后倒也小小有了些成就。此后我便志得意满,开始游历在外,行侠仗义。

现在看来,我那时真是莽撞自大,不知天高地厚,却倒也不负少年一腔热血。

不过逞豪杰之手段,自然是要得罪人的。三十多年前,我遇上仇家,大战一场,身负重伤,几近濒死。

当时冰天雪地,渺无人烟,我觉得自己可能便要这么曝尸荒野了。昏迷间只觉得身形俱轻,还当是升天了,结果待我醒转后已是在一崖窟内。

原是得一前辈出手相助,并留我在洞府内救治。养伤期间,我同前辈聊了许多,她似乎是在此独自闭关,嫌我吵闹,便传授了我许多道法剑术,让我自行修习,打发时间。

临走前,我问前辈当如何报答,前辈说只有一事,此事说来简单,做来却难。

她要我找到一人,并带他遍历四洲,红尘修行,用心体会这人世的日升月落,春夏秋冬。

还未待我问清细节,眨眼间却便已置身荒野之中,之前一切,恍如虚幻一般。而后我走遍天下,连南赡部洲和青丘国都逛了一遍,仍是未有头绪。

找一个姓名,出身,长相,甚至男女都一概不知的人,岂非问水于海,寻沙于漠?

游历间我的名气道法,与日俱增,在山上也有了不少牵扯。这才明白,当初救我之人,恐怕便是这世间最古老神秘的绝巅境—不灭金蟒。

想明此节,我便认为,金蟒前辈最是行事古怪,神秘莫测。所谓寻人一事,只怕是随便找个由头打发我三十年光阴,惩我当初不知好歹,打扰她清修之过。

然而,直到我快忘却寻人一事时,却又在北俱芦洲的那个乞丐窝里遇见了你。见你第一面,我便心有所感,认定了你就是我三十年来寻而不见之人。这时我才知道,当初金蟒前辈早已在我神识之中设下秘法,遇见正主便自生感应。她这是要我先踏遍四洲山水,遍历天下,心有所悟后再带你仔细走上一遭。

当时我真是又气又笑,整整三十年啊,老夫小半辈子光阴,被安排得明明白白,清清楚楚。而且当初她令我寻你时,你尚且还有十几年才出生!

绝巅境当真都是好手段啊。

再往后的事你也都知晓了。起初我确实考虑过收你为徒,我自成年后一直在四处奔走,红尘浪荡,孤家寡人一个,似乎也该考虑一下剑法与道术传承的事了。

只是后来,想通一节,我既是牵扯上了不灭金蟒的关系,便等同于卷进了山巅纷争。前辈除去绝巅境身份外,还有不朽不灭的名号。需知绝巅境虽修为高绝,已远超九品之流,但仍是有寿元耗尽的一日。

自天地初创以来,大多自然老去的绝巅境,均难超八百之数,即便是有真龙血脉加持,在位千载的妖帝孔质,如今也是垂垂老矣,形同朽木。而不灭金蟒呢?其名号已经流传两千余春秋!绝巅境身负一洲气运,若身死则必有异象,绝不可能悄然逝去,所以她如今也必定还活在北俱芦洲某个崖窟内。

而这般长生秘术,必然是众多山巅势力趋之若鹜的。尤其是那孔质的阎浮廷,除开他自己身为绝巅外,还有不少二品甚至登得一品三重天的大能,各个都不是我能轻松相与的。如此一来,我又如何以师父的身份,护你一番周全?

当然,最初时这种担忧还不明显,我只觉得郑泰安一生潇洒不羁,岂能让凡尘俗事束缚了手脚?死则死矣,倘若日后我技不如人,被擒了去,大不了便是自毁神识,以报前辈救命之恩。

直到我再次经历了一场生死大劫。

那日,我自高胜宗杀敌归来,伤重过度,意识几乎模糊。却又发现你体如筛糠,瑟瑟发抖地躲在石桌后面,像只受惊的小鹿,只露出一个小脑瓜探头探脑地看着满身是血的我。你那双怯生生的噙泪眼眸,一直在我脑海里挥散不去,当时的我可真是五味杂陈,说不出话来。

后来我休歇了数月,期间看着你趴在床边紧抓着我的衣襟入睡,似是害怕一觉醒来我便不见了;

看着你把释祖三清,还有至圣先师的画像摆在一块供香祭拜,保佑我能早点康复;

看着你煎那对我毫无意义的草药,先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