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星书院
会员书架
首页 >玄幻魔法 >仙陨万里 > 第8章 师徒

第8章 师徒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“自那之后,我们二人结伴,不过两年光景。”万里读罢书信,长叹一声,抬头望天,良久无言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连吕年昌都觉得该说些什么时,万里轻声问道:“老丈,你是如何认识郑老先生的?在你心中,他是怎样的人物?”

“老夫年轻时,柳泉镇尚且富庶,因此也惹了些不要命的贼人前来行那打家劫舍的勾当。官府缉盗无力,便发布了悬赏令,郑先生就是那时前来柳泉镇助力剿灭盗匪。至于老夫,则是参与了镇上组建的乡勇义团,与他们这些外来援手也算是并肩作战,一来二去间,自然也就熟识了。当时的他行事潇洒不羁,最是慷慨仗义。又有着一身高强武艺,在贼寇中往来如风,几下便打得那贼首缴械投降,跪地求饶,当真是豪杰一样的人物。哦,那时我们还都称呼他为郑大侠,他自己也是喜欢的紧那!”吕年昌说着,眼神中仿佛带着些憧憬。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郑先生逐渐声名鹊起,竟开始有了凡尘剑仙和浪子百艺的名号。当时老夫还甚是奇怪,当年郑先生剿匪时靠的是一身高强武艺,却未曾展露过一星半点的剑术和道法,怎的便叫起这两个名号来了。仔细想来,应当是游历期间,有所奇遇吧。往后数十年的时光里,他也曾来过吕家几次,俱是找我叙旧,还多次向我抱怨一事......”

“是向您抱怨有前辈要他寻找一人,只是此人无名无姓,不知长相身材性别,根本无处找起吧。”万里苦笑着说道。

“正是,正是。你怎么会知......”吕年昌闻言连连点头称是,随即又疑惑发问,只是话还未出口,便似乎是想到了什么,震惊道:“该不会你就是那个......”

“还请老丈继续往下说郑老先生的事。”

“哦,对对对。再之后啊,便是他两年前最后一次来访,当时的他虽仍是与我谈笑风生,言语爽朗,但我仍能隐约察觉出他似乎......精神头不太好,而且有心事。畅谈之后,他便拿出这个信盒,嘱托与我说日后不知何时,可能会有一个名叫万里的少年来访吕家。让我到时取出此信盒,交与这个少年,并在他读完信后,问询日后的安排。若他愿认我为义祖,便请我将他视为亲出晚辈,好生照拂;若他想要自谋生路,便请我取出寄存在这里的银两,交付与他。”

说话间,吕年昌打开信盒的隔层,取出里面放着的银票,递给万里:“为了方便保存,我擅自将郑先生所存钱财换作了大宁制式银票,你若是不想在大宁生活,我也可以帮你去换成等值金银,方便使用。”

万里低下头抚摸着那些银票,复又将其放回信盒中,轻声说道:“是了,时间也确实对上了。两年多以前,那时我跟在郑先生身边不过数月,还很胆小。有一日我趁着郑先生打坐休息,偷拿了他的银钱出去吃喝......我一个土里生根,泥里长大的小乞儿,能被他收养,三餐吃上饱饭便已算得上是一夜富贵了,所以总是患得患失,害怕他哪天兴致过了,我就又失去了这一切,重新做回那个孤苦无依的飘零鬼。所以那时的我,总是忍不住想要趁还在他身边的时候,能够多享乐一些,总归是多赚的......”

万里的言语声轻缓,更像是在自言自语般,但又说得情真意切,催人泪下。渐渐的,在场所有人,包括那些男仆家丁也都安静了下来,仔细听着。院中除了万里的话语声,连蝉噪蛙鸣都没有,只剩下火把轻轻噼啪作响。

“也就是那一日,让我无数次梦中惊醒,直后悔为何要做此行径。还记得那是个阴雨绵绵的日子,我来到附近的镇上买吃食,却是不慎冲撞了一伙锦衣华服的青年男女。他们将我狠揍了一顿,撕烂了衣裳,还拿走了我偷出来的银两。我没有办法,只能鼻青脸肿地回到了落脚之处。我当时很害怕,怕郑老先生他知道我偷取银钱,会狠狠地责罚我,甚至会将我直接丢弃。但是他没有,他替我上了药膏,又为我买了新的干净衣裳,然后才带着我找到那伙男女,将他们狠狠教训了一番。我本以为事情便这么过去了,但却在几日后,又有一伙年纪更大的人找到我们,自报姓名为高胜宗弟子,说我们以下犯上,以俗逆仙,要取我们性命以正天罡。郑先生听后十分恼火,三两下便将他们打倒了......那伙人仓惶逃走后,郑先生带我来到一个很大的山洞,告诉我这是他的藏身处之一,并对我说他要去高胜宗讨个说法。这一去,他未必回得来,倘若我在这里藏过五日都没能等到他人,可以取了这山洞中的钱财和一切物品,自寻其他出路。”

“你们知道吗,我在那个空旷阴冷的山洞里,提心吊胆地等了整整十天。等到我吃尽了所有的干粮,喝光了所有的水;等到我以为自己就会饿死在这洞窟里;等到我以为郑老先生其实是不要我了,只是编个由头诓我孤零零地死在这里罢了……终于,他还是回来了,像个血人一样的回来了。他没死,也没有抛弃我,只是身受重伤,无法按时回来罢了。我当时真是高兴极了,却也害怕极了。”

“后来,我们在那个山洞里休养了很久,久到直接在那
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